斯皮格伯格以《头号玩家》告诉了我们院线电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。

《头号玩家》宅男们一次跨世代最精彩的反扑-第1张图片-宅小报

斯皮格伯格在各地戏院快岌岌可危时,告[本]诉了我们院线电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,以[文]及它为何必须要被放在类似殿堂上的场地[章]播放,而非在你家客厅就能实现的感动,[来]你曾有多感动于《ET》,有多震撼于《[自]侏罗纪公园》刚问世时,《头号玩家》就[宅]告诉观众请别背叛你当初的感动。

这部电影,集结了东西方的「宅」元素,[小]不分世代地发挥了激励的效果。20世纪[报]时,「宅」还只是一种现象,以「宅魂」[z]晋升到对某种事物执迷的热情,或是想逃[h]避,投给多数人一张反对票的消极心态。[a]

但到了21世纪,科技将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「宅」起来,透过帐号,进入另外一个世界,人们无可避免愈来愈依靠那「登录」后的分身,无论经济,还是文化与精神层面,我们虽然也有人积极野营、爬山,但我们的整体经济与文明都正前往那光标后面,真正的商机与「未来应许的美乐地」都被设定在屏幕后面,这是商人的计谋,也是我们无法回头的未来。

《头号玩家》宅男们一次跨世代最精彩的反扑-第2张图片-宅小报

《头号玩家》凸显了「宅」本质上的热血[i]与反讽。

历代「宅魂」从消极的反抗转为积极的热[x]血!

这是《头号玩家》的故事设定,充满娱乐[b]性,但不至于内涵苍白,它兼顾了商业与[.]写实,故事内容绝对有可能发生,人们观[c]影时虽会惊呼连连,但你知道科技世界这[o]样发展下去,以后什么都有可能,而令人[m]痛快的是,在《头号玩家》中,透过设计[本]「绿洲」这个全世界最多人参与的虚拟游[文]戏,让原本消极反抗的「宅魂」跨时代接[章]力做了一次最积极的反扑。

电影中有满满近一世纪宅魂满载的创作,凸显了「宅」本质上的热血与反讽,如哥吉拉、铁巨人、鬼娃恰吉、春丽、异形等,还是时不时窜出让人热血的跨时代金曲,如开场时点出电影主题的80名曲〈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World〉(由惊惧之泪乐团演唱),当时地球已被开发殆尽,人们改为争相逐鹿网络上的权力,抑或是70年代年轻人最风行的〈Stayin Alive〉(出自经典片《周末狂热》),这些配乐都不是随便乱入,〈StayinAlive〉正是表达当时蓝领家庭年轻人沉闷没出口的写照。而预告主打的〈Take On Me〉的MV(由a-ha演唱)正巧妙地呼应了登录帐号后想像中能更强大的自己。

《头号玩家》宅男们一次跨世代最精彩的反扑-第3张图片-宅小报

《头号玩家》中都无绿地,只有破烂的拖[来]车社区、寡头企业与工业区。

从70年代接上近未来每一代曾年轻的心[自]被连接了!

当这些元素被巧妙串联时,发生化学效应[宅]是让你一口气经历了70年代到未来的年[小]轻人抗争与心情,你更能感动于未来年轻[报]人即将在网络世界发难的决心,那份心情[z]从你父兄到你下一代,扎扎实实地被传递[h]了,每一代年轻人都有自己必须接棒的圣[a]火,无论世道如何。这是斯皮格伯格向来[i]最厉害也最精准的,《头号玩家》集所有[x]过去最强的娱乐元素,创作出一部未来的[b]预言电影,狠打了人们这百年来的盲目,[.]又不至文以载道,可怕的是它还够好看。[c]

这部电影的时空设定在空气与水源早已被[o]破坏(现在的确往这方向走去),这些天[m]然资源被掠夺,人们更依赖那些寡头企业[本],电影一开始男主角的台词就说了:「这[文]是一个人们早放弃怀疑,只考虑到如何存[章]活的时代。」虽然设定在2045年,但[来]一下子拉近了我们当代心情,电影中举目[自]所及都无绿地,只有破烂的拖车社区、寡[宅]头企业与工业区,现实资源被少数人瓜分[小]走了,人们无分老少只能逃往「绿洲」这[报]游戏中,以自己的分身过想过的日子,多[z]数人都活在「开机」后,寄生在自己的分[h]身里,真实的另一个自己反显得可有可无[a]了。寡头企业也利用这游戏操控世界,势[i]力大到让原本的国家早已是虚构的概念。[x]

唯有良善的游戏设计者,临死前在游戏中安排了「彩蛋」,如同亚瑟王的「石中剑」,克服难关得到了彩蛋才有可能对抗那些商业霸权体,看到这里,你知道这故事运用了很多通俗的商业元素,与人们熟悉的故事铺陈,让多数观众能再度臣服于所谓电影的魔法里,即使电影完毕,梦醒了,这份通俗也不白费,它警醒了人、同时关怀且提点着在潘多拉盒子的最里面,还有最后的希望存在。

《头号玩家》宅男们一次跨世代最精彩的反扑-第4张图片-宅小报

多数人都活在「开机」后,寄生在自己的[b]分身里。

电影再度施下魔法人们不需要用脑才能爱[.]

这是斯皮格伯格最厉害的部分,他不怕通[c]俗,任何别人用到很旧的元素,他都可以[o]在电影里呈现出新生一样闪闪发亮的光泽[m],如金刚与恐龙,招唤出来的不是观众的[本]恐惧,而是电影曾对我们施的魔法。无论[文]在怎样的时代,电影都是最能安慰人的。[章]看电影终究不是比脑力,而是用心在看的[来],史匹柏再度唤醒这份情怀。

他当年的《紫色姐妹花》《ET》,还是[自]现在的《头号玩家》,这终于让我们放弃[宅]了一大堆电影背后的推敲,事隔多年后,[小]史匹柏让电影以它纯粹(且非大银幕不可[报])的强度力量再度狠狠地拥抱我们一次。[z]电影不需要被过度分析,也不是每个人都[h]得从中得到什么道理,而是它就是无可替[a]代的安慰,史上最低门坎的接纳,如果没[i]有了戏院,人不可能这样被故事的巨大感[x]给接纳并且让受伤灵魂被抱个满怀。

斯皮格伯格在各地戏院快岌岌可危时,告诉了我们院线电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,以及它为何要被放在类似殿堂上的场地播放,而非在你家客厅就能实现的感动,你曾有多醉心于大银幕中《ET》的最后一幕,《头号玩家》就告诉观众请不要背叛你曾有的感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