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神同行》在台湾热卖,韩国证明自己可以拍得奖片外,同时更能掌握住观众想哭哭笑笑的心。

《与神同行》韩国笔直走向亚洲好莱坞之路-第1张图片-宅小报

一部《釜山行》的成功或许会被认为是偶然,但《与神同行》打遍所有普罗大众,韩片的亚洲好莱坞野心正式实现。

2016年的韩片成功开始让台湾观众有信心

还不是很久前,人们对到戏院看韩片是没有太大兴趣的。即便是韩片早已起飞的3年前,放映韩片的厅仍多是4、5排的小厅,坐的稀稀落落,与日片一样,吸引了固定同好,有默契的会进戏院支持。对日韩电影勇于拍摄社会写实题材,也拍出好莱坞无法传达的亚洲现实深感兴趣,但票房鲜少有人讨论,只能等DVD发行,或口碑发酵,如当年的《骇人怪物》、《原罪犯》、《杀人回忆》,成为影迷心中经典。

一点点累积出口碑不容小觑,人们开始「[本]发啰」韩国几位大导演如奉俊昊、金基德[文]、洪尚秀等,如收藏逸品般珍惜着他们拳[章]拳到肉的故事行进,那时我们电影题材还[来]是在取暖文化中,深怕受到韩国黑色题材[自]的刺激。但2016年是韩国在台发展的[宅]转折点,接连《下女的诱惑》《釜山行》[小]《哭声》等商业电影票房与口碑皆成功后[报],韩片在观众眼中有了进戏院买票的意愿[z],甚至好奇他们之后将有什么创新的题材[h]

《釜山行》不仅在台湾,香港和马来西亚等地的票房也打破韩国片的纪录。

《与神同行》韩国笔直走向亚洲好莱坞之路-第2张图片-宅小报

2017年韩国商业片的成功直接挑战好莱坞

但2017年韩片的成功更是决定性的不同,它从商业上的成功,开始发挥它实质的影响力,从《军舰岛》到《我只是计程车司机》,我们习惯了他们国家对历史的发言,我们开始习惯了除了主角之外,马东锡等重要配角的出现,那就是过往好莱坞才可以做到的事情了。

人们开始对这个国家的文化有兴趣,即便[a]是数十年前的光州事件,如同当年美国的[i]南北战争般,在戏院里深深感染了别国的[x]观众,我们渐渐习惯从他们的视角上看事[b]情,也习惯了他们的诠释。这是一种文化[.]的深耕,加上韩乐铺天盖地般影响一整个[c]世代,可以说从音乐到电影,韩国的确取[o]得了过去好莱坞的发声权,如果再多几部[m]最近《与神同行》这样的强力卖座片,韩[本]国离亚洲好莱坞的位子是非常近了。

今年的韩片有个特点不同于以往,它没有[文]《下女的诱惑》《哭声》这样悬疑暧昧的[章]门坎,它的故事明显更简洁易懂,有着好[来]莱坞的高概念电影特质,无门坎,该哭该[自]笑之处掌握得极精准。就《军舰岛》《我[宅]只是计程车司机》来说,甚至到最后也不[小]乏滥情的部分,《军舰岛》是卖场面壮观[报],让人知道韩片可以有如此排场也不失美[z]学(有时大制作最容易显俗,你看《太平[h]轮》的惨例),《我只是计程车司机》抓[a]到清楚的故事主轴,即使在「感动」人的[i]部分非常用力,但也取代了近年来好莱坞[x]大片无法取悦多数人的空缺。

《军舰岛》是卖场面壮观,让人知道韩片可以有如此排场也不失美学。

《与神同行》韩国笔直走向亚洲好莱坞之路-第3张图片-宅小报

西片很久没有老少咸宜的感染力韩片趁机窜出

是的,好莱坞电影的大位的确近年在台湾观众心中产生了动摇,今年尤其明显,独立小片如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《逃出绝命镇》等,固然精彩,但好莱坞在商业大片上,很久没有老少咸宜的感染力,美国英雄电影开始让人疲乏,漫威还能站稳位置,但就是固定基本盘,其他佳片如《攻敌必救》《银翼杀手2049》《异星入境》有一定的门坎,让许多观众看了反倒有挫折感。

西片这两年较少有纯粹进电影院放松,把[b]故事说简单却不失饱满的电影,但韩片却[.]适时取代了这位置。以今年来讲,《与神[c]同行》就是个关键,它是今年最雅俗共赏[o]的电影,片中的金句被津津乐道,尽管是[m]老生常谈,比方「不要为过去,浪费新的[本]眼泪」,不就是隔壁叔叔阿姨都会讲的「[文]人不要活在过去」之类云云,但放在那故[章]事构架上,却特别感动人,这就是成功的[来]商业电影。

当然它也有近来韩片滥情的部分,或是特效有过度炫技的嫌疑,但瑕不掩瑜,它成功说出了一个好的故事,感动了所有人。这是斯蒂芬史匹柏当年最擅长的用大预算、震慑人的场景、简单清晰的故事构架的方式打下江山之术,韩国当初看了他导的《侏罗纪公园》全球大卖,因此想发展电影工业,20多年后,的确说到做到了。

《与神同行》中,车太铉为了赚钱养家,高中毕业就去当消防队员。

《与神同行》韩国笔直走向亚洲好莱坞之路-第4张图片-宅小报

韩片最能雅俗共赏地反映亚洲穷人地狱的现实

韩片还有一个特点,它是目前最能拍出亚洲人民困境的力量,但又不失娱乐性(这很残酷,但无论在安慰或疗愈上却有用)。或许是「朝鲜地狱」的贫富差距太大,政府严重失职的部分屡见不鲜,这几年它的作品多数都是在反映这样的现实,也同样是亚洲的困境。

因此《与神同行》导演金容华说他要拍一[自]部亚洲的好莱坞电影,的确反映了主角一[宅]家人在繁荣社会中无法翻身的状况,因而[小]有个核心点扎扎实实地打动人心。「亚洲[报]的好莱坞」是必须的,因为21世纪亚洲[z]的真实处境光怪陆离,好莱坞的故事也鞭[h]长莫及。

从去年的《釜山行》到今年的《与神同行》,韩国证明自己可以拍得奖片外,同时更能掌握住观众想哭哭笑笑的心,后者才是打下基础的关键,这几年他们质与量都稳定,到《与神同行》真正走出一页新的历史了。